欢迎来到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官网!
您的当前位置: 网站主页 -> 武馆概况 -> 武馆动态 ->

晨曦暖色-舌尖上的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

中国人吃早餐的习惯始于两千多年前汉代,此后,华夏大部分地区实行早中晚三餐制度,利于生活得同时,更利于生产,尽管一日三餐逐步成为人类共同的饮食制度,但在中国,不同的早餐幻化出不同的生活节奏,塑造出各异的人生感受。

城市生活,早餐的首要要求便是快捷、方便,天津人最懂得这一点,“煎饼果子”外柔内脆,咸香兼备,享受它只需要两分钟,已然成为天津人不可或缺早餐上品。

晨曦暖色-舌尖上的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

重庆,一个以味道著称的早餐聚集地,深爱的麻辣小面,辣味中正,鲜香扑鼻,如果没有这一碗小面,重庆人或许一整天都会感觉不舒服,一碗小面下肚,重庆人才真正醒来,“少点海椒,多点花椒,再来个蛋哦。”隐约间,成为重庆人早餐的口头禅。

苏州的面,味道来自于汤,清而不腻,细面便是苏州面的精髓,讲究一个温婉细腻,与其“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”的气质相互衔接。

武汉热干面,碱面中的典型,广泛遍布于神州各地,当然也最符合武汉人的性格,品性炽热,大气脱俗,水煮、拌麻油、点萝卜、拌一拌,芝麻酱必须调制的稠而不澥,这样酱料才能全面地附着在面上,可见调热干面也是一项技术活,不然手酸眼酸,口中还不得乐趣。

与城市快节奏的生活相异,鄂西北腹地的武当山,天生就揣着一种慢性子,闲适恬静,武当山人悠闲自得,做事不急不躁,但与华夏大地无异,对于早餐的要求也颇为要紧,讲究一个慢准狠,掐住味蕾的同时,也得填饱肚子,释放身心。方能从酣梦中醒来,去享受一天中最弥足珍贵的时刻,正如俗语所说“一天之计在于晨”,早餐好不好,对于习武、悟道得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人尤为重要。

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的早餐,往往在前一晚就开始默默准备,数量上的计算得精确,量多极易造成浪费,量少又有人吃不饱,多年经验的老练师傅总是能够烹饪出一顿恰到好处,食疗同源的早餐秀,毕竟武馆是一个小型的社会,充斥这各类人群,天南海北口味都会有所不同,众口难调,食堂师傅就显得尤为精细。

食堂的师傅,两男两女,男性则以体力活居多,擀面,和面,蒸饼,煎饼无一不是拿手好戏,女性则主烹饪调理,洗菜,切菜,佐料调和,无一不是重中之重。

武馆的早餐,为契合多样人群,任由学员自由搭配,调料总是自取。以馒头为例,和面讲究力道韧性,男性擀面师傅一胖一瘦,力道相互调和,全靠自己拿捏,自然和出来的面,老少皆宜,相得益彰。

 

有时候,馒头吃腻了,偶尔换换花卷、包子,也是极佳的选择,如花瓣一般的花卷,不仅形状能够吸引人,且入口较馒头轻柔,入嘴咀嚼、吞咽也方便。

 

作为一种南北通吃的早餐类型,挂面似乎满足所有人对于视觉和味蕾的需求,大锅面,无疑成为武馆一大特色,人多加上时间紧迫,面条得现煮现吃,不像馒头一般烹饪存在弹性空间,自然而然形成了大锅面这一传统。

滚烫的汤水,烧至沸腾,加入粗细均匀的挂面,煮面的时机是挂面好吃与否的先决条件,时间太短,生而硬,难以下口;时间太长,软而绵,毫无弹性。只见白面翻滚,煮面师傅用锅铲来回搅拌,如击打乐器一般,节奏感与韵律感十足,随着沸水上腾的面条,在白雾中嘶嘶作响,婉若游龙,富有极强的视觉冲击感。每当汤面入口,便感觉沁润口腔,滋滑咽喉,富有弹性的面根,在唇齿间游走,韧性十足,一口香醇,两口劲道。

 

说罢面,便是千层饼,煎饼一类,将稀稠适度得面糊,富有营养的蒜蓉,透着晶莹的细碎葱花依次搅拌均匀,混为一体,在香油上摊开,在蒸盘中平铺成美妙的圆形,薄厚相间,起伏有致,当煎至色泽微黄,便觉腾腾香气萦绕,诱人食欲。

 

营养全面,是极好不过的,鲜美的整只鸡蛋,浓郁的混杂着佐料的汤汁,鸡蛋在汁中来回翻滚,上下起伏,吞云吐雾,隔远遥望,如鹅暖石一般随着溪涧流淌。等鸡蛋熟透,放在碗里轻轻的剥开皮儿,里面的嫩汁徐徐流出,包裹在粉色外衣里的白肤,栩栩动人,金黄色的蛋黄,在白霞中格外耀眼,引人口水横流。

 

当然最大的特色,还是每天早上来上一碗纯正乳白的米汤,混以上述美食,才是其一大乐趣。武馆的米汤,可谓“阳春白雪,下里巴人”,不能称其为高雅的食物,当然更谈不上色香味俱全,性味甘平,滋阴长力,其疗养功能却是一流。

但如此看似粗俗的饮品,却是武馆最受欢迎的佳品。每当早餐食至中途,饮一口,顿觉甘甜细润,晦涩之感顿消,口中清爽,充裕之感十足;又饮时,觉舌尖扭转,浑身温热质感;再饮一口,面色怡人,肠胃欢腾,力量感剧增。饮用一碗有余,便觉踏步轻盈,身轻如燕,四肢周身蓬勃,晨曦下,习武无负重感,矫健非常。(未完待续)

网站背景图-武当日出
展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