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官网!
您的当前位置: 网站主页 -> 学员专栏 -> 学员文章 ->

孱弱的身体,不能击垮我蜕变的脚步

晨霞下的玉虚宫,在朝阳映衬下格外耀眼,林林总总的人群,遍布各个角落,每当师兄弟们有亮眼的表现时,一阵惊叹总会不经意的从人群中传出。

年仅十六岁的阎荐龙,并不去过多理会那些与练习无关的场景,匆匆忙忙整理下因上个武术动作凌乱的发髻,赶忙又去重复下一个动作。如此往复,不知不觉间,她在武馆已呆了近两年。

作为武馆传统武术班少数的女孩子之一,她并没有女孩们天生的那种所谓的娇气,反而更类似一个男子汉,以一副坚毅的表情去面对每天的训练,从不缺席,用她自己的话来描述便是“技多不压身”。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女孩,能够道出平常成年人都难以企及的道理,无不使人惊讶。

 

但并非面对所有问题,她都能保持内心的平静,没有一毫躁动。她会在别人问及她姓名的时候表现的遮遮掩掩,难得释放出女孩天性中的一抹娇羞。或许,阎荐龙这个名字包含了太多她不愿意面对的过去;又或许,这个名字在她的理解中,会误以为容易激起旁人对她的异样。

相比于避讳别人谈论她的姓名,对于来此的初衷,她却能从容的与人分享,丝毫不会躲避,在她看来,那些别人不愿提及的过往,反而是她习武的动力,时时刻刻警醒着她。

“身体孱弱,容易生病”,俨然成为了她的回复别人的口头禅。

事实上,来武馆学习武术的传统班成员,或多或少背后都有一段故事,而阎荐龙的故事发生在山东淄博。从小身体抵抗力弱,至始至终是她心里挥之不去的阴霾。

“记的小时候,我经常莫名其妙的会感冒、发烧,甚至有一次,因发烧在床上躺了三四天,而那也成为我与死神最为亲密接触的一次。”阎荐龙轻松的一笔带过,灿烂的笑容中无法让人去窥探,她内心曾经饱受怎样的煎熬。

2014年8月,才初中毕业的她,在征求父母的同意后,就背上行囊,孤身一人来到了武当山。而她不远千里过来的初衷,仅仅是在骨子里所散发的那股信念“摆脱病魔的纠缠,褪下身体的负重”。而这一走,就是两年。

第一年,她只能反复练习武当基本拳,并熟悉基础武术套路,而第二年,她能够熟练摆弄刀枪棍戟等多种武术技法。对于一个力量和身体都不占优的女孩,能走到今天,一路上的艰辛只有她自己明白。

早上6点,天空还在夜幕的包裹下沉睡,传武术班的成员却早已开始了晨练。阎荐龙也不例外,跑步、压腿,定时定量,每天雷打不动。此外,她对于每天的练习都有明确的目标,该练什么,应该怎么练,练到什么样地步,都有明确而详细的规划。上午的正课,她也从不缺席,对于课堂上无关的内容,她也不愿过多去理会,一心一意铺在学习、练习,再学习,再练习的过程中,日复一日,年又一年。

但她的眼光,却不仅限于此,较常人更为深远、透彻。的确,她通过日常的武术训练,使其身体各项机能有了很大程度的提升。近两年来,很少生病,感冒、发烧几乎熬一下就轻松痊愈。而在练武之余,她没有停歇,反而费劲心思的融入到国学课堂,从琴棋书画等中华悠久灿烂文明的沉淀中汲取可贵的精神食粮,如嗷嗷待哺的婴儿般,拼命吮吸这难得的给养。    

 

 

她知道,这些不仅仅带给她的是文化素养上的提升,更是人生历程上渴望获取的知识的力量。在身体逐渐壮实的过程中,心性上的培养弥足珍贵。

小时候在父母身旁的耳濡目染,致使她从小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,当来到武当山道家传统武术馆后,下午的国学课就成为她练武外最大的兴趣爱好。包括笛箫、书法课等,她都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,总是感叹,来到武馆,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选择。在这里她收获了朋友,收获了为人处世的道理,更收获了一个全新的自我。

然而,从一开始通往成功的道路,就不曾轻松自在,不经过磨难就无法攀登顶端。

由于传统武术班较其他班有着本质的区别,主要是为了培养武术人才,传承武术精要,所以教练在严格程度上会有所严苛,免不了有体罚之类的,第一年的时候,阎荐龙自己都数不清有多少次被教练鞭打,但是她以常人难以企及的毅力坚持了下来。

除了日常训练受到的惩罚之外,她印象中最艰难的日子莫过于玄功刀的练习,女孩子天生力量的弱势慢慢凸显,而刀法对于臂力的要求十分苛刻,一套剑法能不能舞动的有声有色、有模有样,完全取决于臂力能否运用自如。于是她常常挤出休息时间,默默的加小灶练习俯卧撑,借此锻炼臂部力量。她经常练习到精疲力竭,连简单的端起饭碗,手臂都瑟瑟发抖,无法支撑,但是她还是以顽强毅力完成了整套刀法的训练。

天生的弱势让曾经柔弱的她备受煎熬,但她通过不断的学习和训练,修习武当功夫,以柔中带刚的一击,轻易的将阴影击溃。如她所说,她不再是那个孱弱的女孩,对于未来,她充满信心。

网站背景图-武当日出
展开